|分节阅读23-24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23.

    “宝贝,让我看看你能吃多少颗。”

    唐奕衡就这样一颗一颗地将拉珠塞进她紧致的後庭。

    直到最後一颗的没入。

    “宝贝,你好,你吃了整整7颗。”

    “好涨,顶著好难受。”

    “嗯,我的乖女孩,我这就帮你拉出来。”

    随後,唐奕衡用力一拉,一下子将拉珠全部拉出。

    “哦……”瞬间快感爆发,姚璐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舒服得好像又要高潮了。

    “舒服麽,小宝贝?”唐奕衡抬起她的下巴,一下下地啄吻。

    “嗯……我还想要一次……”

    “听你的,全听你的,小宝贝。”

    唐奕衡笑著再度将拉珠一颗颗地伸入,又用力拔出。

    在姚璐的要求下,反反复复来了好几遍。

    直到姚璐再也忍不住又一次高潮。

    “坏东西,我还没爽呢,就自己高潮两次了。”唐奕衡宠溺地点著她的鼻尖。

    “那衡也来玩玩这个好麽?”

    唐奕衡先是怔了一下,马上又笑了出来,“怎麽小宝贝想玩我麽?”

    姚璐不做声,只是抬头无辜地看著他。

    唐奕衡被她的眼神深深吸引著,此刻怕是她要他摘天上的月亮,他也会一口答应。

    邪气地挑挑眉,他笑道,“好吧,小宝贝,我又怎麽拒绝得了你?”

    姚璐喜悦地笑著,唐奕衡看著她的笑感觉世界仿佛在瞬间亮起了。他最爱她这般无邪的笑颜。

    他主动地躺在地上,张开腿,将拉珠交给姚璐。

    姚璐将头埋入他的下体,乖巧地舔弄他的後庭,为他润湿著。

    “哦……”唐奕衡舒服得仿佛漂浮在云间一般。

    姚璐在他意乱情迷之时,将第一颗拉珠伸入。

    “哦……”唐奕衡感到後庭一阵疼痛,他终於体会到他小宝贝的痛楚了。

    “痛麽,衡,要不要停一下?”姚璐却心疼了。

    “不要,继续……”其实唐奕衡一直都觉得愧对姚璐,在破她处子之身那也的疼痛,她每月来月事时的疼痛,刚才被玩弄後庭时的疼痛,以及将来她剩下他们爱的结晶的疼痛。他不知为她带来了多少疼痛,却又不能代替她去承受。

    “能像这样体会你的体会,我很开心,真的。”

    面对唐奕衡的深情告白,姚璐感觉心田中一股暖流流进。

    “我好爱你,衡。”

    “我也好爱你,璐。”

    在将所有拉珠都放入之後。姚璐轻笑道,“衡,你也好厉害,全部都进去了哦。”

    “下面我要拉出来了,很舒服的,你要好好感受。”

    随即,姚璐用力一拉……拉珠全数滑出。

    “哦……”强烈的快感冲击著唐奕衡的感官,他终於亲身感受到了,无论是小宝贝的痛楚还是快乐,他终於都能体会到了。

    “我也要再来一次。”唐奕衡要求著。

    “的确很舒服吧。”

    姚璐嘻嘻地笑著,又一次将拉珠伸入。

    到後来,她更是调皮地伸入两颗拉出一颗。

    引得唐奕衡不断发出出自己的种子。

    24.

    “我怎麽会忘了谦逸哥呢?”

    “哪有啊,谦逸哥真是的……”

    “嗯,谦逸哥,那就下礼拜吧。”

    ……

    唐奕衡回到家已经十分锺了,在此期间,那个小女人不知唤了电话那头的人多少次谦逸哥了。看著她娇嗔的模样,听著她暧昧的话语,他不禁怒火中烧。

    又过了一会儿姚璐放下电话,才发现身後的男人连衣服都没换,斜靠在沙发上的他周围隐约透露著郁的气息。

    “怎麽了,不去换衣服?”

    唐奕衡不作声,沈默了一会儿,当姚璐忍不住想开口的时候,他忽地站起来,横抱住她往卧室走。

    把她放到床上之後,唐奕衡解下领带,绑住她的双手。

    “衡,你这是做什麽?”

    唐奕衡还是不说话,只顾解开自己的上衣。

    “衡,你在生气麽?为什麽?”

    唐奕衡将脱下的衬衣随手扔到一边,倾身包围住她,开始替她脱起衣服来。

    “衡,你知道麽,刚刚谦逸哥打电话来,约我们下礼拜一道聚一聚。”

    唐奕衡狠狠地捏了下她的尖,“怎麽,在我的床上还要想著你的谦逸哥?”

    姚璐的脸刷地红了“衡,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麽?你是误会了吧。”

    “哼,你和你的谦逸哥在我的眼前都可以这麽亲密,你以为我是有多大度?”唐奕衡又咬了咬她另一边的尖。

    “谦逸哥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亲哥哥。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衡,你相信我。”

    “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

    姚璐红著脸,紧咬嘴唇,羞於作答。

    唐奕衡硬掰开她的唇,将自己的舌滑入,一阵缠绵後,带有些命令的意味道,“不准咬,听到没。”

    “你为什麽不信我?”姚璐的眼眶中已泛起晶莹。

    唐奕衡忽地将她被绑起的双手压住,固定她的头顶,俯身咬住她的耳垂。

    “你是我的,说,你是我的。”

    姚璐反常地没有听话,只是呆呆地望著他。

    唐奕衡的怒火又被点起,“怎麽,又想你的谦逸哥了?”

    “你没有理由这样发火,你也有要陪女人的饭局,有要和其他女人说笑的时候。我有质问怀疑过你什麽麽?你凭什麽这样怀疑我,侮辱我?”姚璐的眼泪已经滑落。

    唐奕衡心下一颤,一时不知说什麽好,只是不断吻去她的泪,“不要哭,乖,不哭……”

    “我说过我爱你,没有骗你,但这不代表我的世界只有你啊。如果现在不让你和其他女人接触,说一句话都不可以,你能做得到麽?”姚璐带著哭腔道。

    唐奕衡觉得自己心疼得快不能呼吸了。“宝贝,宝贝,对不起,我太在乎你了……原谅我好麽?”

    姚璐吸了吸鼻子,身体还在颤抖著。

    “宝贝,我爱你,我爱你呀,不要再难过了好麽,我心疼得好难受。”

    “你相信我了麽?”姚璐认真地看著他。

    “我一直都知道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只是看见你跟别的男人稍有亲密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我太孩子气,以後我会尽量克制。”

    姚璐破涕为笑,“其实我并不讨厌你吃醋的样子,但是我不希望你不信任我。”

    “怎麽会,除了我还有谁能满足得了我这贪吃的宝贝?”唐奕衡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同时手指伸入她的紧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