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41-42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41.校服诱惑

    姚璐在整理衣服的时候无意间翻出高中时代的校服。

    短裙配水手服,标准的纯真而青涩的中学时代。

    姚璐饶有兴致地再次套上。

    小小的衣服似乎都要包不住她如今丰满的部了,衣服显得有些短,肚脐若隐若现。

    短裙也更为短了,还不到大腿的二分之一处。

    姚璐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裙摆微微扬起,白色底裤清晰可见。

    姚璐觉得似乎还少了点什麽。嗯,对,是下身。

    修长的腿显得单调异常,她便又翻出一双黑色的连裤袜,穿上,果真好了不少。

    长发披肩,水手服,短裙,黑丝,既可爱又感。

    此时,房门被打开,来人自是唐奕衡。

    “衡,好看麽?”姚璐跃到他面前。

    唐奕衡被惊豔到了,被包住的部,若隐若现的小腹及底裤,黑丝,以及姚璐那腻死人的笑,一切都在催发他的情欲。

    他明显感觉自己的下身在膨胀,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不安分,不停地叫嚣著,他要她,狠狠地要。

    “宝贝,你好美……”唐奕衡紧紧将她环在怀里。

    姚璐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宝贝,我想要你……”唐奕衡发出邀请。

    姚璐娇羞著点点头,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渴望他呢?

    “今天……不如换种方式吧……”看见她如此美好的模样,唐奕衡竟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年头来。

    “我来……强奸你,怎麽样?”

    “什麽啊?”姚璐怔怔地看著他。

    “演一个女学生被人强奸的戏码,如何?”

    “你的怪念头还真是多。”其实姚璐也并不反感。

    “会很刺激的,宝贝,尝试一下,也许你会很喜欢……”

    “我哪里会拒绝你了。”姚璐嘟起小嘴,“你就是吃定我了。”

    唐奕衡笑得暧昧至极,“是啊,我要吃你,吃一辈子。”

    说罢,一个公主抱将姚璐抱起,然後放到King-size的床上,在她耳边厮磨,“宝贝,记得要反抗我哦……”

    要她反抗他真的是很难的事啊。

    唐奕衡拿来一条毛巾和一把剪刀,笑著对姚璐说,“游戏开始咯。”

    他试图用毛巾绑住姚璐的双手,姚璐想起此刻的自己应该是极力反抗,便挣扎起来。

    “你不要,不要啊……”

    看来小宝贝还真挺会演,唐奕衡的兴趣一下子被提得更高。

    “别白费力气了,没有用的。”

    尽管姚璐不停地挣扎,但双方实力实在悬殊,唐奕衡三两下就将她的双手绑在一起。

    然後一把扯开她的水手服,露出白色的内衣,手开始抚尖上不停打著圈。

    “你看你头都硬成这样了,小骚货,其实你很想要吧。”

    “才没有呢……变态!!你走开……”

    唐奕衡抓住姚璐胡乱拍打的手,“变态?既然你都这麽说了,我就让你看看我究竟能变态到什麽地步。”

    唐奕衡拿过早已准备好的剪刀,又将她的罩面拉起,剪刀落下。

    就这样,两边的晕都从他剪的洞中露出,

    唐奕衡满意地看著自己的杰作,俯身亲吻她裸露的的小孩一般。

    等到两颗可爱的樱桃完全挺立於雪峰之上时,唐奕衡才罢休。

    42.角色扮演─强奸戏码

    转而攻占她小巧的肚脐,舌尖顶著凹陷的肚脐,还不停地旋转。

    姚璐感觉全身酥麻,下身微微发热,无法保持情醒的她本忘了挣扎。

    然後,唐奕衡将她的短裙拉高,狠狠地撕开她的黑色丝袜,露出了白色的内裤。

    看见内裤上已有了斑斑的水渍,唐奕衡勾起了邪魅的笑,“小骚货,我都还没你下面呢,就湿成这样了,你说你是不是荡妇,嗯?”

    姚璐经他这一提醒,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个反抗的角色,如此温顺地接受,似乎不会让唐奕衡满意的。

    所以她用力蹬腿,但本舍不得踢到。

    唐奕衡倒是轻而易举地就握住她的脚踝,将她的玉足置於唇边,一下下地轻吻,更是将她小巧的脚趾放入嘴中色情地舔弄,一个一个舔过来。

    长期处於与心爱之人欢爱之中的躯体早已被调教得敏感异常,其实只要唐奕衡稍稍有所亲密的身体接触,姚璐便会有生理反应,更何况是如今的局面,大量的爱从下体涌了出来。

    唐奕衡满意地看著湿透了的内裤,猛地亲了上去,隔著一层布料吻她那又湿又热每每叫他销魂忘我的幽谷。

    “啊……啊……啊……”姚璐难耐地呻吟。

    唐奕衡故技重施,在她的内裤上也剪了一个大洞,更清晰地欣赏著不断流出蜜汁的幽谷。

    然後,再一次地吻住,这一次,没有任何阻挡,那销魂的感受更加深刻,姚璐再也忍不住,在他唇舌的攻势下,高潮了。

    唐奕衡不餍足地将她的蜜汁都吸入口中,“嗯……好香的味道……好甜……”

    高潮只有的姚璐热切地渴望著下身被填满,被贯穿,便央求道,“给我麽……给我……”

    “荡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被强奸,怎麽,随便什麽男人都可以上你麽?”

    “不是……不是……”姚璐急的话语中都带了些哭腔。

    她环住唐奕衡的脖颈,“我只要衡,嗯……老公……进来嘛……”

    平时姚璐总是叫唐奕衡‘衡’或者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叫他‘哥哥’却很少叫他老公,这一声酥酥软软的老公,甜到唐奕衡的心田里去了,他也不管他们在玩什麽游戏,凑到她的耳边,大口大口地吹著热气,极具诱惑地问“要老公做什麽,嗯?”

    “老公,进来嘛,进到我的小骚里,我只要你上我,我不要其他人……”

    唐奕衡笑了,笑得极其漂亮,姚璐看得都出神了,“老公,你好美……”

    “傻瓜,可别用美形容男人……”与此同时,他的欲望直穿她的柔软。

    “好深……啊……你顶到最里面了……”

    唐奕衡不做声,用力地抽了几下,“宝贝,舒服麽?”

    “嗯……好舒服……”

    “那就再叫得响点给我听……我喜欢听你叫的声音……”指尖抚过她的红唇。

    一下又一下有节奏地顶到姚璐的最深处,姚璐不停地呻吟著,爱部留下,湿润了床单。

    唐奕衡双手撑在姚璐的两侧,忽地低下头含住她的唇瓣,舌尖迅速窜入,顶著她的上颚。

    姚璐也毫不示弱地舔他的贝齿。

    顿时,呻吟声变成了嘤嘤的呜咽声,抽时发出的黏黏的水声变得清晰起来。

    唐奕衡在两人濒临爆发的时候突然拔出,坏笑著看著身下的欲求不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