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两个人高马大的孙子隔空幼稚喊话,一个傲慢一个无礼,容老爷子听的直皱眉,容磊的妈妈放下手里的抹布出来阻止: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加起来半百的年纪了,怎么和七八岁的孩子似的从小吵到大,都要成家立业的人了,像什么样子

    容岩的妈妈正帮着薇姨收拾着碗筷,两个人都抿着嘴直笑。

    这两兄弟之间的情谊和恩怨有一些微妙。容磊脾气稳重,除了为顾明珠疯狂的那件事,他几乎完全的把自己的人生安排的妥妥当当。容岩一直看不惯他的深沉死相,而容磊也一向不屑这个堂弟的不羁。相差一岁多一点的两个男孩子,自小就是竞争对手。

    在漫长的成长里,从男孩到男人,有种可以称为惺惺相惜的感情也就那样一天一天的深厚起来。

    后来,到了容磊生命中最美好的那段岁月。容岩有一天忽然很不是滋味的发觉,堂哥完全的忽视了他。念书、泡妞、打架、骑马容磊不再和他比拼这些,那颗美丽夺目的明珠,占据了容磊所有的时间和目光。

    容岩失落了独孤求败。

    于是他做了一件蠢事。

    那时的顾明珠,是多么骄傲的女孩子啊哪里会管这个男孩子是什么背景什么心情,她毫不犹豫、非常直接、相当清楚的一口回绝了容岩的求爱。不仅这样,在容岩不死心的纠缠之下,她还秉持一贯的彪悍风格,十分犀利的伤害了容岩那时还不够坚强的少男之心。

    这件事被容磊辗转知道了后,半是炫耀半是警告,和容岩惊天动地的打了一架,两人都负了伤,还被罚跪。于是新愁旧怨纠缠,容磊更加的鄙视容岩,容岩更加的痛恨容磊。

    一日晨又来。

    顾明珠一大清早的就过来和容磊开会,讨论有容的最新企划书。

    企划书围绕政府招标地皮的商业价值、公司的流动资金、还有对这块地的规划,做了十分翔实细致的介绍。

    本来容磊极有信心这份企划书能通过董事会的决议,但是受绯闻事件影响,现在情况急转直下。方非池大力拉高地皮价格,宏业本身又是有深厚国外背景的投资公司,流动资金不知灵活过有容多少。这样一来,容磊当下迫切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外援合作来完成这个项目。

    而现在的状况是,政府贷款丝毫没有动静。银行方面既不敢得罪方家,也不敢得罪容家,大多数都选择保持中立。

    本来梁氏是很好的一个选择,但是案子本身是顾明珠向梁飞凡施压,从容岩手里夺过来的,容磊不屑再回过头去求容岩合作。

    昨晚九点多的时候,他从爷爷的书房里出来,容岩摇着车钥匙,衣冠楚楚的正准备出门。

    都是自家人,要帮忙就说一声。擦肩而过之时,容岩很拽的说,我虽然没容大少爷那么本事,不过几亿的投资还是不成问题的。

    容岩很多年没有这么肤浅的得意洋洋了。

    容磊嗤笑,顾明珠从你手里夺了案子,你也不用把那点窝囊气朝我撒。梁氏要是待不下去了,有容还是欢迎你的。

    管好你自己吧容岩冷冷的回击,方非池的老爹还在位,方亦城在南边混得风生水起,明年也该回来了。你要是没那个厚脸皮求爷爷出面的话,政府贷款那块儿你别想批下来还有,别整天顾明珠顾明珠的,我烦透那个女人了一肚子黑心肠,你要是不想把六年前的倒霉样儿再现一遍,最好是离她远一点

    容总

    唔容磊醒过神来,面前坐着的顾明珠皱着眉,他连忙向她道歉,抱歉,我昨晚休息的不是很好。哦,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引进外资。我已经帮你联系几家,但是综合看下来,不可能是纯粹的注资,也就是说这个项目最后的利润,有容得让出几个点来。顾明珠递给他几家外资投资公司的资料,厚厚一沓,每一页上面都有她密密麻麻的蓝色水笔注释,显然用功非常。

    容磊一页页看下去,心里有些愧疚,资金链方面不在韦博负责的范围内,她完全可以不管的。而她诚意至此,他竟然听了容岩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就怀疑她和方非池联手给他下套。

    我选择的都是外资,因为这样的话可以算作为本市招商引资,那么投标时胜算更大,并且本地政府方面给有容的优惠会更大一些。当然,以上完全是我个人意见,仅供参考顾明珠开玩笑似的说。

    这时沙发那边她的包里,手机的震动声传来,她轻声说抱歉,过去接起电话,背对着容磊温声的应了一句:非池,什么事

    你在哪儿啊方非池的声音一贯的轻佻。

    我和容磊正在开会。顾明珠抱歉的对容磊点点头,只见后者眉眼冷峻,看也不看她。

    哦,那方便说话么

    你说呢顾明珠的声音温柔,方非池一听就笑了,哈哈顾明珠是又凶又悍的老巫婆,骑着扫把满天飞。他闲闲的调拨她,反正她现在心上人在前,回不了嘴。

    顾明珠果然只甜蜜的轻笑。

    非池,她叫的格外亲热,语气娇嗔,你真是的

    方非池这个人,除了色一点、坏一点、个凉薄一点,真的没其他缺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