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灯火阑珊处

    我有事要和你说,晚上我来接你,好吧那头方非池听出来她甜甜的声音里浓厚的威胁之意,终于说起了正事。

    恩。

    那六点,有容楼下等你

    好。

    容磊在桌后看引资计划的资料,顾明珠的声音压的再低,他还是微微皱了眉。她很快结束了电话,过来坐下,抱歉。

    不用。容磊平常的答,放下文件的动作却重的像是摔。顾明珠有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别过脸去,别扭的可爱。

    容磊的工作热情和他的能力手腕一样非人,顾明珠更向来是铁人一个,时间在忙碌之中过的极快。午餐由秘书定了外卖送进来,两人匆匆的扒了一口,继续投入战斗。

    宽大的办公桌上成堆成卷的资料文案,容磊构出新企划书的大框框来,列明条目,而顾明珠负责处理数据,修出亮点夺人眼球。两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速度越来越快。

    一室的静默。敲击键盘的声音格外的清脆,翻阅文件时纸张发出轻微的撕拉声。秘书轻手轻脚的进来,不断的给桌上的两只杯子补充浓浓的热咖啡,褐色的体注入杯中,顿时就有细微的烟袅袅而起淡入空气,香醇味道在两人之间安然散开。

    大概是办公室位于高楼的缘故,窗户里洒进来的冬日阳光更显柔和纯净,棕色的办公桌一小半铺着这些温柔的昏黄亮色。

    腰脊挺的笔直的顾明珠,细长白皙的十指在笔记本上翻飞,全神贯注的侧脸被打上细碎的小片光影。她一头长长的卷发用大夹子松松夹在脑后,却不知什么时候垂了一小束下来,发尾美丽的弧度,旋着旋着旋到了她对面那个人的心尖上。

    明珠

    低沉的男声隐约就在耳边,顾明珠在半梦半醒之间坚信这只是梦。

    如果不是梦,他不可能如此的温柔。

    明珠小懒猪起来了,好好听课,那时候他们准备去法国念书,一边考着专业课,一边报了班一起学法语。上课时她昏昏欲睡,他伸手轻轻按压着她的颈椎,另一只手撑着下巴,勾着笑懒懒的看着她,回去我可不帮你补习。

    那时好像也是在冬天吧,他们总是喜欢坐窗边的位置,玻璃窗很大很干净,太阳透过窗户暖烘烘的拢着,半节课下来她睡得两颊嫣红。听他温柔的调笑,她抬头侧目,怒气十足的瞪身边的人。

    不知道是谁前一天晚上那么霸道,任她怎么求怎么求都不肯放过她,要了一次又一次,害得她睡眠不足,一整天都昏昏欲睡。

    可爱的小猪,你再瞪我,我就要亲你了容磊趴在她枕着的手上,和她面贴面靠的极近,呼吸之间纠缠着同样甜蜜的空气。

    给他们上课的法国老师是个浪漫的高大男人,红着大鼻子憨憨的笑,用优美的法语扬声问底下玩小亲亲的恋人:宝贝儿,我不介意你们在此缠绵一刻

    其他同学都笑,转过头来看。顾明珠那时初

    尝情事,脸皮薄的很,含笑低下头去不理睬。容磊大大方方的揽过女友,笑的阳光都明媚。

    他那时从不皱眉,她再耍脾气他都是笑着的,闹的过分了,一把搂进怀里死死吻住,再放开时她什么声响都没了,乖顺的像只小猫一样埋在他口。

    容总,田家的晚宴就要开始了,顾总

    没事,我来叫她。你打电话回容宅,叫他们把我的衣服送到这里来。

    有对话声传来,顾明珠听在耳里,心不甘情不愿的悠悠转醒。容磊正站在她身旁,她活动活动酸痛的手臂,抚额哑声问他:几点了

    七点多。容磊收起他刚刚披在她身上的外套。

    哦。顾明珠揉揉眼睛,刚刚睡醒的模样有些孩子气的迟钝。容磊的语气便带了些细微的迟疑,你晚上有安排了吗

    怎么,你缺女伴吗顾明珠醒了醒神,站起来,一边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一边问他。

    容磊默。

    我今晚有约了。更何况,你也该让媒体拍拍你和其他美女的合照,转移一下焦点。顾明珠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小睡过后的她容光焕发,对了,一直忘了问你,最近的事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

    容磊好像是没听懂她的试探,只笑笑耸了耸肩,不会。你没空也无所谓,田家的小女儿在那里等着我爷爷很中意这个小姑娘。我是因为听说,你有意合资扩大韦博,田家的背景你也知道,今晚会有很多建筑公司的老总在场。

    顾明珠微微挑眉,容岩是不是和你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她要合资扩大韦博的事情,本没有几个人知道。

    恩容磊一愣。

    顾明珠正要解释,容磊的秘书敲门进来,送来了容磊的衣服。顾明珠很自然的接过,那边容磊也很自然的把外套脱下来放在她手上,换上了新的。

    顾明珠还是淡淡的笑,手指尖摩挲着臂弯里他西服上的纽扣,她半开玩笑的对他说:容岩那孩子纯粹力过剩,案子被我截了过来,他闹脾气呢。恩,我得让他们家烟姐给他找点事情做做。

    容磊无所谓的笑了笑。

    两人一起下楼去。顾明珠的车停在地下一层,容磊在一楼出电梯时她却也跟了上来,好像是要他送的意思。

    她的尖细的鞋跟有节奏的叩打着地面,人就跟在他身后。容磊走着走着,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抹笑。

    出了门,早有工作人员把容磊的卡宴开了过来,而卡宴前方不远处,方非池的红色保时捷端端正正的停着,他人靠在车上,遥遥的向这边送了一个飞吻。

    容磊眼角有光一闪,顾明珠从他身后匆匆跑出去,头也不回的丢下了一句后天董事会见。

    真是急切。某人看着她的背影,酸酸的冷笑。

    亲亲方非池迷人微笑着耍贱。碍于记者就在后方不远处,顾明珠只好温柔的笑着偎进他怀里,任他左脸右脸亲个遍。眼角余光却瞥见那边的人身影僵住,而后车门摔的震天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