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这时正是c大学生晚自习之前的晚餐黄金时段,他们两个人随着拥挤人潮一路往前,只见餐馆家家爆满,小吃摊的位置也都被占的满满当当,美食街走到了头也没找到个吃饭的地方。

    以前上学时他们就常常遇到这种情况。路到了头就转过来往回走,沿路买了能外带的小吃,一概打包。

    人群里容磊艰难的掏皮夹,付过钱之后,习惯的把找回的零钱塞到顾明珠手里,大手包着她的小手,过了这一摊又是下一摊,他接过打包的东西,掰开她的手拿钱给老板。

    两人再次站到美食街暗红色的入口大招牌之下时,除了牵着的手,另外两只手里大袋小袋的,全是提的吃食。

    找什么上了车,顾明珠问旁边埋头苦寻某物的男人。他现在连这样的小事都不自觉的微微皱着眉,看的她心里一阵难受。

    吸管。容磊把找到的那珍珠茶里,递给顾明珠,她接过来喝了几口又放下,拿烤肠边吃边看他翻找另一吸管。

    你先吃,我来找。她善解人意的笑,随手把烤肠咬在嘴里叼着,腾出手拖过他的袋子来找。

    容磊一抬头,见她的润泽双唇间含着红中透黑的烤肠,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呆愣数秒,他尴尬的虚握拳清咳了几声,拖回袋子来,不着痕迹的放在自己腿上,别找了我不渴。他随手拿起一个夹馍大咬一口,心猿意马之下被夹在里面的辣椒酱呛的直咳嗽。

    顾明珠极香艳暧昧、若有若无的嗯了一声,缓缓拿下嘴里含着的某物。侧头天真无邪的笑,问他怎么了。又殷勤的伸手拍他的背,递上茶。容磊接过来大口大口的吸,弯着腰郁闷无比的正视着前方。

    他沉默,顾明珠却心满意足的翘着兰花指捏着小勺子,愉快的吃着小馄饨。

    咬了几口的邪恶烤肠穿在细细的竹签上,被她攥在纤细白嫩的指间,时不时的晃悠一下,刺激的一旁某人吞咽困难。

    怎么不吃是不是在国外待了几年,不习惯吃这些了顾明珠混若无事的开玩笑,拿起容磊和她都喝过的那杯茶,嘬了一口。

    眼看黑黑圆圆的珍珠从大的吸管里被吸上来,没入她的樱桃小口,容磊浑身都有些发疼,连忙克制的别过脸去不再看她,顺便降下车窗吹吹冷空气。

    待会儿还要回去么他转移焦点,很正经的和她聊天。

    顾明珠点头,我都把我亲爱的助理双手奉上了,享用完毕,纪航那小子总得给我值回点票价。

    容磊也笑,他今晚是吃不下东西了,索点了烟,靠着车窗悠悠的抽着。烟雾缭绕里,他的声音低的不可捉,方非池已经公开表示要和我竞拍这块地了。你还这样为有容拼死拼活,对你和他之间的关系没有影响吗

    我觉得无所谓,管他呢,顾明珠埋头大吃,口齿不清,唔要是我说有,你是不是准备对我负责

    她只是谈笑的语气。容磊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心上不知道哪里,好像觉得有些舒服的松动了一下。

    两人一个只顾

    吃,一个只顾看。车内顿时沉默下来,直到顾明珠接了方非池从美国打来的电话。

    因为离的太近,容磊能隐约听到那端是一个清亮的童音,他还没分辨仔细,顾明珠却在这时,哎呀一声,不小心打翻了右手捧着的小馄饨杯子。

    她捂着听筒抱歉的看着他,容磊连忙摆手说没关系,顾明珠抽了纸巾作势擦衣角上泼到的汤水,顺势打开了车门,退下去听电话。

    冒着热气的小馄饨使得车厢里四处是葱香的味道,容磊无奈的轻叹气,抽起被污的踏脚毛毯,包着一干废弃物拿下去扔掉。

    走近背对着他的顾明珠,只听她正用英语细声慢调的对对方说:我知道,我也好想你,等这边工作结束了我马上赶过来好不好恩我也爱你。

    她语气轻缓和煦,像是对待世上最柔软最珍爱的人。

    那是即便他是她的石头时,也未曾得到过的温柔。

    容磊面无表情的丢了毯子,转身大步往回走,拳头无意识的捏的死紧。

    她的那句我也爱你,像最细密的银丝,紧密结实纠缠错综的困住了他结痂累累的心。

    银丝一点点的收紧,脆弱的痂四分五裂,刺进嫩里,鲜血就一道道的渗出来,从容磊的心里滴下,灼热了胃,烫伤了五脏,肝胆俱裂,痛彻心扉。

    电话已经挂断,她脸上的甜蜜表情还在。再上车却发现靠在车窗边抽烟的男人表情冷峻许多,浑然不似刚才的暗欲汹涌、春意撩人。

    嗨顾明珠把顺手买来的饮料递给他,他接过却还是看都不看她一眼。

    生气了呀她惊讶,别呀,我替你开去洗一下,再赔你一块波斯飞毯,怎么样她俏皮的踩踩脚下空落落的地方。

    容磊不理会她的玩笑,只慢慢的抽着烟。

    顾明珠,你安安心心跟着方非池吧。他声音有些哑,仿佛说出此话甚是艰难,但是掩不住的恳切。

    明珠耸肩,拉过他手里无意识握着的饮料,旋开来喝了两口,又放回他手里,我也没不安心呀。

    非池那时跟记者说的都是场面话,他平时玩得开,没什么的。你放心,他不会真的和你争。我们的合作都是建立在投的这个标的基础上的,这是我当初加盟这个计划时的承诺之一,我一定会兑现。顾明珠回答的很平静,至于其他的么我和他都是冷血动物,生意归生意、感情归感情,没问题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我没有担心。方非池是个有能力的人,你也不弱,你们两个在一起很适合。不需要谁担心。容磊很淡定的说,丢了烟蒂,很平静的旋开手里她喝过的饮料,浅浅的抿了两口。

    顾明珠嘴里有些苦,脸上却对他轻松的笑了一笑。容磊很平静,两人又是一时无话可说。

    良久她好像挣扎着什么,忽然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容磊,如果我说,其实我和方非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信不信

    不信。

    他回答的云淡风轻,斩钉截铁。顾明珠笑弯了双眼,恩,我也不信。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