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衣服在激烈的撕扯中被褪去,容磊结实有力的手臂穿过她腋下,轻松的拎起她往床上甩去。

    顾明珠被扔进松软的床垫弹了几下,容磊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

    她越乖巧魅惑,他被感染的眉眼就越发冷峻。想展示这六年被其他人教导的多好么容磊恨极咬牙,一想到她也曾这样在方非池身下媚成一汪水,他就极想失控弄死她。

    顾明珠在他强大的攻势里化成最柔的泥,瘫软在他身下,予取予求。他勇猛的可怕,她承受到无力,却还是软媚的哼,任他一次次的把她推上无助的空白地带。

    此刻,她是宇宙洪荒里最柔软最低微的一颗尘。

    此刻,他是她的宇宙洪荒里无所不能的神。

    石头石头她皱着眉,痴痴的看着他,嘴里低喃着他的名。

    这大醉后放纵的夜里,分别了六年之久的爱人,浑然天成的鱼水之欢,迷乱疯狂的激情,却有这样的一个瞬间,她摈弃背负多年的厚重武装,痴傻直白的望着心爱的男人,第无数次低喃他的名。而他,覆着她的身体,占着她最柔软的所在,温柔的俯视着她。

    眼神交汇之处,各自安心。

    哪怕哪怕这夜幕重重里,有再多的算计与将计就计,这一瞬,你在爱我,我知道。

    抵死缠绵。她终于还是被他折磨的哭了出来,小鼻子通红。容磊心疼的连连吻她的鼻尖,恋恋不舍的结束。明珠白着脸,香汗如雨,人几乎要晕过去。

    容磊把她翻到上方趴着,搂在自己心口最温暖的地方,着她的头发低声耐心的哄,只一小会儿,她便带着哭意昏睡了过去。

    夜深而长,一室缱绻,爱意汹涌。

    真可惜,天为什么一定要亮呢

    四肢的反应迟钝的不受大脑控制,大腿移一下就是伤筋动骨的疼。顾明珠闭着眼痛苦的呻吟,在凌乱的被窝里缓缓的动,做着苏醒前的热身运动。

    腰上横着的大手如预期般狠狠一紧,她耳边响起男子噶低沉的含糊声音:唔

    顾明珠本来还犹豫要不要尖叫一声,咬着被角演一下纯情无辜的惊慌失措,可等了半晌,他没了动静。她睁开眼,他已经又睡过去,脸凑得极近,轮廓还是六年前的少年,眉间却有了些沧桑印记。

    顾明珠愣愣的看,心疼的轻轻叹气。

    不知不觉贴着他又睡过去,再醒时,他正看着自己发呆。

    唔,顾明珠眼神放空,而后渐渐变化着表情,最后淡淡的对他说了一个字:早。

    她翻身坐起来,握着她腰的大手下意识一紧,她顺势倒回去,错愕的看着他,干嘛

    容磊口被她撞的发疼,晨起的某物又恰好被她光裸的臀磨到,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咬牙切齿的瞪她,全套都做过了,现在装纯会不会假了点

    不一样哦,那是酒后乱,成年男女各取所需,我不至于赖着你负责。现在的话她笑着屈膝蹭他,难不成其实你真的想娶我

    你想得美。容磊冷冷的推开她,翻身坐了起来。

    他健壮的背上一道道全是她挠出来的印记,顾明珠伸着食指轻轻的划,吃吃的笑,不过说真的你是饿了多久昨晚差点弄的我断气哎

    背后一阵

    酥麻,腰间的被子微微隆起,容磊挺直了腰回身捏牢她作怪的手,似笑非笑:这是夸我昨晚的表现让你很满意么

    如果我说是,你会问我要小费么

    不会。但我会翻新着昨晚的姿势再来一遍,并且丝毫不理会你求我慢一点轻一点不要那么深嘛

    唔,你确定昨晚的发挥不是喝太多了亢奋所致

    你确定我昨晚喝多了

    没有

    没有容磊笑着低下头,凌空于她头顶上方,眼神戏谑,那我怎么可能上你的床

    顾明珠眼里有类似受伤一闪而过,快的容磊来不及分辨,以为一定是幻觉。

    叫点东西来吃吧,我饿死了,顾明珠捅捅他,给我一杯黑咖啡和随便什么吃的,我得补充了能量上班去。哦,去帮我到楼下的商店里买身衣服,还有避孕药。你昨晚大概没来得及做措施吧

    她条理清晰的吩咐,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甩手拍在他臀上,清脆响亮的啪一声,听见没啊

    容磊痛的一跳,郁闷的几乎要掀房顶,知道了他怒吼一声,横眉竖目的下床找衣服穿,草草洗漱完毕,蓬着头发默默出门,关门时响声震天。

    等他走了,顾明珠艰难的挪到浴室,检查伤亡情况。

    五星级大饭店的奢华浴缸空闲整晚,这时才派上了用场。顾明珠四肢自由舒展着泡在水里,皱眉盯着浴室天花板上特制的防雾镜子。

    她保养得宜的肌肤上四处有正在泛紫的吻痕,嫩生生的大腿部指痕重叠,寂寞了六年了水嫩更是被他折磨的惨不忍睹。

    所谓饥渴啊顾明珠半是得意半是无奈的长叹,缓缓滑进温水里,淹没至顶。水面几圈涟漪泛开,然后平稳下来,一串气泡委委屈屈的咕嘟咕嘟翻上来。

    洗了澡,头发吹到半干时,敲门声响起。顾明珠一乐,把半干半湿的头发揉成诱惑凌乱状,雪白的浴巾围到口,赤着脚跑去开门。

    送餐的服务生是个十七八岁的俊俏男孩子,端着亲切的微笑等候着,门一开,一个清凉的美女站在面前撩人的笑,小男孩的脸刷一下红了。

    顾明珠自认倒霉,瞪眼强装气势:再看我投诉你骚扰

    年轻的服务生迭声道歉,再也不敢瞥她一眼,把餐车送进来就急急忙忙出去,还差点撞到抱着袋子进门的容磊,又是一阵窘促的对不起。

    容磊啼笑皆非的把袋子放下,拿出新买的内衣裤,把包装拆开,小心的一一减掉标签,摆在床上。

    顾明珠坐在床边的圆凳上,小口小口喝着热牛,不动声色。

    这个待会儿擦一下。容磊扔过来一支软膏,看她忡愣,他挑眉微笑,要我帮你么

    装淡定装了一个早上的某人,顿时被牛呛的眼泛泪花。

    好熟悉的场景啊

    好像好像是在很遥远的过去,在某一个阳光温柔的清晨,年轻的女孩第一次在一个异怀里醒来,男孩因为激动,一夜未眠,盯着她的眼睛晶晶亮,见她醒来皱着眉呼痛,他兴奋而心疼的吻了她许久,然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消炎软膏,哄着她抹上。

    那时她还是顾家无忧无虑的大小姐,用泼辣掩饰害羞,暴打了他一顿,结果一支药膏两个人分享

    呵呵,真是物是人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