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19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顾明珠落落大方的解了浴袍,当着容磊的面换衣服。她在内衣外面直接套上粉红色的休闲运动服,长长的头发半干,松松散散披在肩上,芊芊细细的脖子露着,脸上残妆洗净,未施脂粉,清清爽爽格外好看。

    他们下楼时正是八九点的时光,大堂里来来往往都是人,顾明珠双手口袋,昂着头踢踢踏踏走在前面,容磊跟了一段没忍住,上前两步拽过她,把她衣服上的拉链拉到最上面,遮住她露出的雪白肌肤上,那些深浅不一的暧昧痕迹。

    顾明珠顺势拉过他的手,笑嘻嘻的看着他。下台阶时,她貌似无心的一拐,哎呀一声扑倒在他怀里。容磊下意识伸手搂住她,眼角忽然有光一闪,他不动声色的看过去,果然,拐角处有人影正匆匆离开。

    一路沉默。

    到了顾明珠家楼下,容磊缓缓停下车,顾明珠正要抬手开门,却被他落了锁,那啪嗒一声,听的顾明珠心惊跳。

    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呢六年前,她第一次向容磊提出分手的那天,他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方向盘,抿着嘴角恶狠狠的盯着前方,她满不在乎的推门下车,他也是这么啪嗒一声把她困在了车内。

    顾明珠,你不要太过分那时少年怒的声音都颤抖。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和她并肩作战,可是她不要,她嫌弃他没用。

    少年深呼吸,再深呼吸,你不要把我推开,明珠,比起你来,我不在乎我的前途,如果没有了你,我要前途干什么那时候的容磊浑身都是稚嫩的艺术气息,看向她的眼神无比痛苦纠结,我知道你现在处境有多困难,我知道你不想连累我可是我们是一体的,明珠,我不会和你分手的。我知道你爱我。

    顾明珠至今仍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优雅的褶皱重叠,她冰凉的右手藏在那些褶皱里,指甲狠狠的戳进掌心。鲜明的痛意直达心脏,她获得了残忍的力量,开始微微的笑起来,一句一句又一句的往外吐着那些残忍的字眼。

    容磊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像只受了伤的小兽般,双手环着自己的肩

    顾明珠容磊皱眉推了推眼神发直的她。

    明珠艰难的从记忆里抽身而退,定了定神,笑盈盈的看向他,啊怎么

    容磊艰难的抽回目光,不看她,目视前方许久,他缓缓的说:你、需要我负责么

    这要看,你是对昨晚负责,还是对我负责。顾明珠毫不惊慌的答。六年,足够一个负了重伤的人练成金钟罩铁布衫,刀枪不入。现在,哪怕是面对这样应该害羞无措的局面,她也可以从从容容的和他抠字眼耍心机了。

    容磊微笑,很轻的说:昨晚。

    那就不必了,一夜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顾明珠笑笑,示意他开门放她下车,虽然明显是你享受到比较多。她脖子上的印记,故作潇洒。

    容磊不动,看向她的眼神颇为复杂,你确定

    顾明珠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一些异样讯息,她迟疑了片刻,心内有一丝的不安闪过,怎么

    他定定的看

    她,手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一下的扣着,好一会儿,勾了勾嘴角,一言不发开了锁放她下车。

    两个人就这样把那一夜淡淡的揭了过去。假装谁都不记得,那深深的夜里,灵魂深处久违的颤栗。

    容磊现今的城府之深和六年前完全没有可比,至少顾明珠在走过这重要的一步之后,没有等到她预料中他的反应。

    c市的报纸在第二天登出了两组温馨的照片:同一家饭店的前门口,先是夜晚的灯火辉煌中,容磊和顾明珠相拥着进门。再来天色大白,换了衣服的容磊把娇笑着的顾明珠拥在怀里。

    照片旁边配上了言之凿凿的时间地点,标题耸动。

    几乎在同时,方非池在酒吧落寞买醉的新闻遍地可见。

    容磊没有任何反应,电话都不曾有一个。

    第一个找上门来的是容磊的妈妈。容磊的妈妈是最典型的豪门长媳,端正的长相,温顺的格,得体的举止。哪怕是儿子最消沉的日子里,她对每日偷偷躲在家门口观望的顾明珠都是无奈微笑着的,没有责怪或者驱赶之意。

    时隔六年再见,两人安静优雅的茶馆里对坐相望,顾明珠温柔的笑着,容妈妈,您还是那么好看。

    容妈妈微笑点头,明珠,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我就不和你说别的绕弯子了,你告诉我真话,你和容磊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您问过容磊了吗顾明珠给她倒茶,脸上笑的很甜美。

    容妈妈点头,欲言又止。顾明珠也不问,只静静的喝茶。过了一会儿,容妈妈似乎终于下了决心的样子,开口对她说:我今天来,是容磊爷爷的意思。他呢,很喜欢田家那个小姑娘,本来这段日子让他们处一处,过了年开春就准备订婚了。

    她说的委婉,顾明珠一听就明白了。容家倾向于容磊娶田思思,但是也没有枉顾容磊的本身意愿,而容磊那边估计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于是容家老太爷派人打探确实消息来了,或许,还打算试试看能不能干脆劝退了她。

    我和容磊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三言两语能说清的。女人到了我现在这个年纪,说什么爱情就太幼稚了。可是有些时候,我也真是逼于无奈。顾明珠立刻跟着风向改路线,低着头无奈的苦笑,容妈妈,您也别为难,容磊是您怀胎十月生下来,费尽心力养到这么大的,谁也比不过您真心对他好。我呢,也是真心实意希望他好,所以我听您的,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容磊的妈妈一听这话眼眶便泛红了。

    老爷子相中的那个小姑娘,容磊虽然没有拒绝,可是她看得出来,儿子不喜欢。

    多少次她整理容磊的房间,他枕头底下压着的那本小相册都是翻开着的,上面那些青春飞扬的合照里,少女时代的顾明珠笑的神采飞扬。她知道儿子想的是谁,可是她多年温顺惯了,家里也没有一个人在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上问问她这个当妈妈的意见。

    现在被顾明珠这么一说,她压抑已久的强烈母爱顿时泛滥,保护儿子幸福的念头冲昏了头脑,她已经不记得今天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