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20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shabitxt.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abitxt.com

    .

    春节将至。

    韦博在这次与有容的合作里名利双收,成功上市。

    圣诞节前后那场由高幸和小璇引起的混乱,顾明珠好像并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于是众人愧疚交加,化感恩为动力,一个个玩儿命似的忙着手头的工作,业绩一片飘红。

    容磊已经好多天没有消息,这很不在顾明珠的预料之内,但是她现在顾不得。因为在这一年最美好的节气里,在各家各户团团圆圆的一片欢腾里,她拿到了父亲顾博云的体检报告,c市最权威的医院给出的结果:肝癌。

    上午九点半的时候,顾明珠和医生谈完话从医院出来,神色如常的开车回顾宅。下车时她一不小心绊了一下,结结实实摔了一跤,膝盖磕在了路沿上,她跪在那里半天动弹不得,疼的眼泪都飚出来。

    午饭时顾博云说肝疼吃不下,上楼躺一会儿去。顾明珠无语,一个人坐在大大的桌前吃饭,今天的饭煮的有点干,她一口一口慢条斯理的咽,憋的脸都有些发白。

    吃完了饭,她上楼,在父亲卧室外面的小客厅里坐着,等他醒来和他谈话。

    天色森森的憋着一场大雪,黯淡的光从窗户印进来,透过红木的雕花装饰半墙,光影晦的斑斑点点投在顾明珠俏丽的侧影上。两个多小时,她一动不动,听着房内父亲在床上轻微的辗转声。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年轻健康的顾博云蹲着,笑着看着她,宽大的手掌宠溺的揉揉她好几天没洗过的头发。温柔漂亮的阮无双正高兴的忙里忙外,指挥着家里的佣人给小姐布置房间。

    妈妈已经拿了钱离开了,连名字都没有来得及说清楚。明珠心底有些害怕,咬着唇一言不发。

    顾博云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父女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渐渐都微笑起来。佣人过来要抱明珠去洗澡,明珠害怕,揪着顾博云的袖子怎么也不肯松手。

    那晚,顾博云拿惯了枪械砍刀的大手,拿起了印着小鸭子的柔软毛巾。顾明珠这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夜色温柔的晚上,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浴缸,柔和温暖的白汽蒸腾里,顾博云和阮无双的脸都有种隐约的美好。七岁的她坐在舒服的温水里,睁着大大的眼睛试探的扑腾着手脚,水花四溅,一家人都笑起来。

    第二天,阮无双催着顾博云给女儿上户口,顾博云那时正把明珠顶在肩膀上骑大马,她依旧不说话,却笑的很大声。

    无双,不如叫她明珠吧顾博云把她放下来抱在手中,对正在修剪冬青树枝叶的妻子说,不都说女儿是掌上明珠吗就叫顾明珠吧

    阮无双那天穿着一件青色的罩袍,站在大大的花坛前面柔柔的笑,明珠越看她越觉得好看,也嘻嘻的笑。阮无双脱下手套过来抱过她,亲了又亲,对丈夫笑着说:老顾,没看出来你还有点文化。顾明珠,真好听。

    那是顾博云得意的把小小的明珠抱起来,上下抛着坐飞机,逗得她尖声大笑,他也笑,笑声在顾宅宽敞的庭院里回荡,仿佛至今言犹在耳:顾明珠我有掌上明珠喽

    明珠顾博云苍老的声音传来,顾明珠一个激灵,晃过神来,应了声是我,站起来双手揉揉麻木的脸,整顿了下心情推门进屋。

    她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和半坐在床上的父亲对视了半晌,她笑了笑,爸,你的报告出来了。

    顾博云头发花白,俱都往后梳去,脸上依稀可辨年轻时的俊朗。他抬抬眉,对女儿点点头,恩

    顾明珠把报告翻到确诊病例的那页,递给他。顾博云接过看了一眼,停顿半晌,默了片刻,抬头看看女儿,说:没事。明珠你别怕。

    这又不是我的报告,我有什么好怕的。顾明珠淡淡的说,我尽力做我能做的,剩下那些人力不可为的,也只好各安天命。

    顾博云无语,他们父女之间,这样隔阂的局面已经维持很久了。

    爸爸,顾明珠看他表情落寞,态度软了下来,她轻轻的叫了他一声,我安排了后天再给你做个检查。据详细的结果再定治疗步骤。我知道,这很折磨人,可是我们尽力试一试,好不好

    顾博云往床边挪了挪,拍拍她靠在床边上的膝盖,语气轻松的对她说

    :我什么疼没受过你放心,要怎么治你说了算,我配合。

    程光赶到酒吧时,顾明珠身边围了一圈搭讪的男人。

    她的外套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身上只穿了件黑色的亮片吊带,柔软的布料贴合着她的曲线,感妩媚。她坐在吧台边上的高脚椅上喝着酒,双颊泛着漂亮的桃红色,眼神媚如丝。

    酒保见程光过来,点头叫人:光哥

    程光点点头,在顾明珠身边坐下,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周边那些蠢蠢欲动的男人顿时鸟兽群散。

    你死到哪里去了,这么久才来。顾明珠推给他一杯酒。

    路欣楠的设计公司过了年就要开业了,我这些天都在她那儿帮忙。

    重色轻友。顾明珠瞪他,他也不否认,喝了口酒,温吞的笑。

    唔顾明珠皱着眉喝下一大口酒,冰的直拍口,对了叫路欣楠在珠宝设计那块儿留个位置,要好的,要独当一面的,要有发展空间的,阮夏就要毕业了,回来正好上任。

    程光失笑,路欣楠敲了她爹那么多启动资金,请的设计师都是国际大牌。阮夏一刚毕业的,来打打杂赚赚经验还行,你还真打算逼路欣楠给她留个似模似样的位子啊

    滚顾明珠恶声恶气的拍桌子,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家小夏那实力,去路欣楠那儿那叫加盟你给我把路欣楠叫来,我自己跟她说

    程光笑着按住她的手,连说别别别,她那儿忙的天昏地暗的,你别找她了,我一定跟她说叫她留个位置还不行嘛

    顾明珠露出那还差不多的表情,眼神已经有点茫了。程光把她手机拿过来,在手里一转一转的玩,你什么事儿啊,又喝那么多

    六六顾明珠皱着眉干掉一杯,重重呼出一口气,我爸爸肝癌。

    程光愣住,顾叔

    恩。今天拿到的报告,我已经告诉他了。

    明珠,我有什么帮得上忙的程光正色。

    你去多陪陪他吧,你知道的我跟他没什么话说。顾明珠苦笑。

    六年前她卖掉的不止是她的爱情,还有她的妹妹。梁飞凡用他的帝国作为交换,救了顾博云一命。作为交换,顾明珠把顾烟给了他。

    用女儿交换自己的命,没有比这更让一个父亲生不如死的了。顾博云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顾明珠是多么倔强的女孩子,做下的事情一力承担,顾博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父女俩彻底闹翻。

    程光能体谅顾博云的心情,也看得到顾明珠的无奈,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对父女之间的别扭以及爱,我知道,我会多回去。

    顾明珠扬眉笑,又叫了一大瓶的烈酒。程光按住她的手,好了别喝了

    你和容磊最近怎么样

    顾明珠放下了手,没怎么,就那个样子呗。按兵不动吧,我心里痒痒。我去刺激刺激他呢,他看我那眼神跟杀父仇人似的。可我撩拨撩拨他,他也不是对我没胃口啊唉,我发现我看不透他了,真可怕她叹气,趴在吧台上恍恍惚惚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

    上酒啊她忽然的坐起来,捶桌子吓唬酒保。

    怎么办好像怎么喝都不会醉,顾明珠只觉得神智越来越清醒,对某人的思念越来越清晰。

    不过我不怕。六六你说,要比耍贱,我输过谁她趴在桌上,闭着眼嘟囔。

    程光她的头发,拿过她的手机,点开通讯录,拨出容磊的号码,通了之后又挂断。

    在人最无助的时刻,酒是一把钥匙,打开一扇平日里你绝对没勇气打开的门,放出来一个平日里你绝对没勇气面对的自己,然后你就像一个疯了的导演,飘在半空中,看着自己在底下或悲或喜,嬉笑怒骂,演出着埋藏心底的脚本。

    该让容磊来看看这个人。

    吧台的台面是磨砂的钢化玻璃,白色的冷光从里面亮起,顾明珠趴在清凄的白光上,看的人心疼。程光看着她,忽然微笑着无声做口型回答她刚才的问题:我。

    手机震动起来,容磊的名字在屏幕上闪啊闪,程光把手机递给酒保,笑着吩咐:告诉这个人,这位小姐一个人来的,已经醉倒了。

    .